第一章 电视台的副导演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东山省,省府泉城

东山广播电视台大厦

在走廊几个同事惊奇的眼神下,左乐神情有些紧张的敲响了副台长莫大山的办公室房门。

“进来。”

一道低沉浑厚的声音从里面传来,左乐吐了口气,右拳微握,打开门走了进去。

一进门,左乐就看到莫大山正坐在办公桌前,在电脑上浏览着什么,也不敢细究,在房中站定,轻声开口给莫大江打了一声招呼。

“莫台,您找我?”

莫大山长了一幅典型的东山大汉模样,身材高大,浓眉大眼,气质豪迈,他抬起头来看着面前的左乐,脸上立刻浮现出笑容来。

“小左来了,快坐。”

在莫大山的指示下,左乐略微有些拘谨的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

他进入东山台工作也有小三年了,虽然和台里领导搭过两三回话,但像这样一对一的单聊,左乐还是第一次。

见左乐在沙发上坐下,莫大山也从办公桌后面走出来,拿起沙发前茶几上的水壶,给左乐倒了杯水,左乐忙双手捧过来,轻声道谢。

看到左乐这幅局促的模样,莫大山坐到他旁边的沙发上,爽朗一笑:“你不要紧张,我又不吃人,放松点,我可是常常听老方夸你呢。”

左乐脸上微微有些尴尬,顺着莫大山的话闲扯了两句,最终忍不住心里的折磨,主动开口问道:“莫台,您叫我过来,是不是我的剧本通过了?”

“年轻人就是沉不住气。”

莫大山摇了摇头,本想调侃两句,但看着左乐紧绷中带着几丝焦虑的脸色,终究还是良心发现,没有刺激面前这个年轻人,微微一笑。

“剧本……过了。”

还不待左乐脸上浮现喜色,莫大山紧接着的一番话,又让左乐生生把快冲出体内的兴奋噎了回去。

“剧本虽然过了,但你这部剧什么时候立项,现在还说不准。”

可能是看左乐脸上的失望太过浓郁,莫大山伸手拍了拍他肩膀,又语重心长的劝慰道。

“小左,你也不要着急,我已经把你的剧本邮件发给台长了,等他看完,我再去找他说说,希望还是很大的。”

“莫台放心,我都明白。”

领导开口安慰,左乐也不好摆一副哭丧脸,勉强打起精神,冲对方咧嘴笑了笑。

莫大山见此,也不再多说什么,转移话题和左乐扯了两句闲篇,约莫五六分钟后,在莫大山举手看表的时候,左乐识趣的主动提出告辞。

从莫大山办公室出来,左乐低着头进了电梯,伸手按下10层按钮。

电梯门关,左乐一个人站在电梯里,随着电梯内按钮的闪烁变动,他的眼神也渐渐有些飘忽起来。

******

左乐,今年二十四岁,天蝎座,东山省兆市人,毕业于泉城大学中文系,而后进入东山电视台实习。

三个月后,因为实习成绩优秀,左乐正式入职东山电视台,成了东山台电视制作中心的一个小杂兵。

之后,左乐用了将近三年时间,从中心自制剧的一个跟组场记干起,慢慢从剧组干杂活的小场记回归中心,成了一个不署名的实习编剧,再从不署名编剧,逐渐变成了勉强在片头有个字幕的联合编剧。

之后,左乐又下狠心,放弃电视台优越的工作环境,自愿到台里自制剧的剧组工作,一边做跟组编剧,一边担任副导演。

时至两个月前,左乐已经成为一部东山台自制抗战剧中的两个执行导演之一。

同时,左乐也凭着吃苦耐劳,踏实肯干的敬业精神成功走进到台里领导的眼中,成了电视制作中心重点培养对象。

如无意外,左乐再锻炼几年,三十岁之前,很有希望能够执掌导筒,拍摄属于自己的作品。

但很可惜而又幸运的是,意外发生了………

就在那个抗战剧的杀青宴上,左乐被几个剧组人员灌倒,次日酒醒,竟然发现自己脑中多了一个影视播放器。

这个影视播放器很有意思,功能和视频网站差不多,播放、暂停、快进、音量亮度调节、选集跳转,甚至连倍速都有,还附带弹幕和评论。

唯一的槽点就是库存量太少,目前左乐只看到一部他从未听说过的情景喜剧。

……

起先,左乐并没把这事放在心上,还以为自己喝懵了酒没醒,唏哩呼噜又睡了过去,但等到他再次清醒,发现那个影视播放器还在脑子里时。

左乐知道事大了。

请假、打车、去医院、做了个颅脑ct、脑神经检查,甚至左乐还去精神科和心理科各挂个号。

但检查的结果却告诉他,他的身体包括精神一切正常。

医生认为,左乐脑中的“幻觉”很可能是工作压力大造成的,可以适当减压放松,出去旅旅游散散心就好了。

左乐谨遵医嘱,向单位请了年假,跑回老家歇了几天,但那个影视播放器仍然坚定顽固的住在他的脑袋里,丝毫不见半点模糊消失的迹象。

左乐大彻大悟,他终于确定。

要嘛,是他中邪了。

要嘛,是他迟到多年的金手指到账了………

左乐认为是第二个,因为他在网上仔细翻了三四天,什么娱乐圈的资料秘闻都看了一遍,仍没有找到关于自己脑中影视播放器的那部情景喜剧的任何消息和片段。

因此,左乐有理由相信,这部情景喜剧,很可能是另一个平行世界的产物。

这不是无端猜测,左乐脑中的影视播放器,是带有这部剧的评论和弹幕的,虽然零零散散有价值的信息不多,但也足以让左乐做出判断。

什么地球、中国、山东、济南,一看就是水星、华国、东山、泉城的翻版嘛。

真是的,以为咱没看过网络小说…………

……

在消化了自己竟然是有金手指的诸天大佬之一的事实之后,左乐平静了心情,转而认真思考这个金手指能给自己带来什么帮助。

结果………不言而喻。

做一个快乐而又恬不知耻的文抄公!

三观一向极正的左乐被自己脑中的这个无耻想法震惊了,在认真严肃的批判和唾弃了自己的这个不劳而获恶劣思想后,左乐神情异常悲壮打开电脑。

照着脑子里的电视剧开始扒剧本。

嗬~~呸!

事实上,直到如今,左乐仍不敢相信这个金手指的真实存在,他认为这只是他大脑皮层深处的创作灵感。

把自己脑子里的创作灵感,想象成影视画像,然后再从他脑子里拿出来,呈现为剧本,试问一下,你能说这是剽窃吗?

逻辑完美,天衣无缝!

ˉ\\_(ツ)_/ˉ

抱着这种自欺欺人想法,左乐开始了自己的剧本复刻大业。

他用了一个月的时间,照着脑中的情景喜剧的播放画面,一帧帧镜头、一句句台词的将剧本复刻成功,然后臭不要脸的署上自己的名字。

之后,左乐将剧本交给了自己的上司,电视制作中心的主任方为民,并着重提出希望自己可以自编自导这部剧。

方为民对左乐剧本甚是看好,但对其自编自导的要求却不置可否。

他让左乐回去等信,自己把剧本一式两份的发到了台长陈长山和分管电视剧方面的副台长莫大山的邮箱里。

再之后,就是刚才发生的事了。

莫副台长亲自把左乐叫到办公室,告知其剧本通过,但立项待定的具体情况。

实际上就是隐晦的告诉左乐,台里不认可他自编自导的要求。

做编剧可以,当导演,不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